特朗普盛赞俄送美援助物资 俄媒:我们还没宣布送呢


原来,在方舱医院,阿念接到妈妈的电话:“你问一下可不可以转院去火神山,你外婆很痛苦,她不想治疗。”

2月13日,一辆车驶来,下来的第一个病人就是阿念。年轻的阿念,活波可爱,左看看,右看看,蹦蹦跳跳,问这问那,办完手续进舱的时候,她还帮着旁边的阿姨,提着又大又重的行李袋。她的勇敢、乐观、自信、开朗,彻底打破了方舱沉闷的氛围。

2月17日,张银银轮班后再回到方舱,发现阿念姑娘已经转院了。

不久,“健康浙江”通报,该嘉兴病例乘坐的航班CA1716,有25名经北京转机至杭州的境外人员。其中座位号29C的乘客从德国出发,经荷兰转机至北京,随后与上述嘉兴病例同乘CA1716至杭州。达到杭州当晚,座位号29C的乘客被接回金华集中隔离,后核酸检测阳性,目前无发热、咳嗽等呼吸道症状,为无症状感染者。

阿念见到外婆时,老人半昏迷。阿念一遍遍喊着“家家”(武汉话,外婆),拉着她的手,外婆的眼睛慢慢睁开,惊慌地问:“这次是不是挺不过来了?”

澎湃新闻注意到,通报中提及的“嘉兴市确诊病例”,曾与章某在同一航班上呆了8个小时。

几天后,外婆突然发烧,情况急转直下。

1月19日,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。为了早点回家,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,结果到武汉第二天,新冠病毒“人传人”的信息传出,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、腹泻、呕吐。母亲反复查询,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。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。

阿念说自己不是什么孝顺孩子,在家爱吵架顶嘴、好吃懒做,“大概一个月前,还是个吃苹果都要爸妈削好的娇生惯养熊孩子。现在,我都会给老人换纸尿裤了。”

张银银作为东西湖公安分局第一批突击队员,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执勤,21岁的志愿者杨慧负责协助安保工作。